教育知识网

“枯藤老树昏鸦\u002F小桥流水人家\u002F古道西风瘦马”纯属名词罗列,为啥给人感觉意境悠远?

牧者天涯

2021/4/9 1:34:23

“枯藤老树昏鸦\u002F小桥流水人家\u002F古道西风瘦马”纯属名词罗列,为啥给人感觉意境悠远?
最佳答案:

题主这个问题问得好!

这里面牵扯到对东西方文化艺术体系的不同认知,以及中国古诗词不断发展、创新的理念问题。

西山诗词客将就题主的问题深入回答,朔本求源,以冀给您带来最专业的回答!

这种‘名词罗列’的表达方式,在中国修辞文学上被称为‘列锦法’,而在电影表现艺术中也有一个大名鼎鼎的名字-蒙太奇!

蒙太奇原本是法国建筑行业术语,指装配、构成,用于电影艺术后意为“剪接、组合”,即指依照情节的发展和观众的注意程序把一个个镜头(包括声音)合乎逻辑地连结在一起的一种技巧。

苏联电影艺术家普多夫金说 :“电影艺术的基础是蒙太奇。电影通过这种手段,能把许多在时间和空间上不相承续的镜头直接组接在一起,产生对比、联想、隐喻、抒情等艺术效果。”

作为近代才在西方被广泛应用的一种艺术表现手法,在中国诗词创作中早已被广泛应用,提前西方国家足足三千年!

这种手法最早在《诗经》中就出现了,比如诗经《蒹葭》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又如《草虫》中的“嘤哽草虫 ,趣趣阜螽。”再如《绸缪》中的“绸缪束薪,三星在天。

这种把含有几种相关联的物象或静态行为,并列地放在一起,就是蒙太奇的原始形态,也是列锦的萌芽。

比如《蒹葭》的这两句,诗人所见,近处是青青地蒹葭和凝霜的白露,而远方是追寻的伊人和越不过的水岸。远近相比、关联的物象并列,就构架起了时间和空间,让有形的物象在无形的多维世界中呈现出脱离现实但又存在于现实的朦胧感,从而产生‘物在眼前、意在象外’的意境之美。

这就是蒙太奇和列锦的艺术魅力。

但是,在马致远《天净沙》中,“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的表现手法,早已超越了先秦和两汉时代,被演化为全新形态的“列锦法”。

列锦法的由来,以及在中国诗词史上的发展与应用

说起来,‘列锦’这个名字还是当代语言学家谭永祥先生发明的。

谭先生1923年出生,是安徽师范大学语言研究所的研究员,一生中发表了13部关于文学修辞的研究著作。列锦一词被收入他的《修辞新格》中,因为这类修辞在外观呈现多项并列铺排的形式,在内蕴上呈现锦绣之美,谭先生就各取一字,名之为‘列锦’。

既然这一修辞手法是谭永祥先生发明的,那么,我们就应按照他的定义来理解:

列锦:以名词、或以名词为中心的定名词组,组合成一种多列项的特殊非主谓句,用来写景抒情,叙事抒怀。

如果严格按照这个定义来区别,诗经中的“嘤哽草虫 ,趣趣阜螽。”才算是真正的列锦。

为了进一步规范‘列锦法’的定义,区别与其他学者,谭永祥还在1982年举行的屯溪修辞学大会上,特别举了几个例子来说明。

他认为辛弃疾的‘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惊鹊、鸣蝉’是动宾结构,不应被列入列锦法。而岳飞的‘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中,都是名词和定名结构(定语加名词的偏正结构)的名词词组。

从谭永祥先生的例证和解释,我们准确地判断列锦法的特征:

即以在词性上以名词或名词词组为核心,在布置上并列排放多个物象。

这种组句修辞形式虽然是现代人定义的,但却是从古人的实践中得来的。

在《诗经》中的‘列锦’形式,虽然在排列布置上还没有形成一定的规律,但古人已经掌握了‘以名词为核心’的表现形式。到了汉代,这种修辞手法逐渐成熟,并被大量使用。

在《古诗十九首》中就出现了 “青青河畔草 ,郁郁园中柳”、“青青陵上柏 ,磊磊涧中石”这种形式的以名词为核心的诗句。

但是,那时每一诗句中还只有一个物象。只有两个句子合在一起,才能称之为列锦。所以,还不是完整的形态。经过魏晋、五代的酝酿,到了唐朝,列锦的结构形式创新才算是达到了顶峰,具备了完整的形态 。

比如孟浩然《除夜》中的“乱山残雪夜,孤烛异乡人”,李白《忆秦娥》中的“西风残照,汉家陵阙”,温庭筠的“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可以说,列锦法在唐朝的诗歌中俯仰皆拾,已经成为普遍的修辞手法。

而进入宋朝、元朝、明朝、清朝等时期,无论是在词牌,还是在诗歌、古文中,这种表现手法都成为一种常态。

比如柳永《雨霖铃》中的“杨柳岸晓风残月”,黄庭坚《寄黄几复》中的“桃李春风一杯酒 ,江 湖夜雨十年灯 ”,晏殊《无题》中的“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等等。

元代马致远的《天净沙》虽然是曲的文体,但也可以使用这种修辞手法。而随着建筑、电影艺术的发展,这种修辞手法因为与‘蒙太奇’有异曲同工之处,所以,也越来越多地被更多的人认识,并在很多现代文学作品中大量使用。

可是,这种修辞手法有什么作用呢?

列锦法不仅具有工整、凝练的形式美,还在‘有无相生’中让人体会留白,以此提升诗词的意境

因为列锦法使用的都是名词或名词词组,用词工整、凝练,形式优美,所以能第一时间吸引读者的眼球。

下面拿温庭筠的“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来举例说明。

在这两句诗中,诗人用了十个单象名词,又组成了六个物象,分别是:“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

这些名词经过不同方式的组合,呈现在读者面前的就是不同的物象,让对不同物象有很深印象感的人自动选择自己的情感倾向。有的读者曾经经历过旅途艰辛,他可能就倾向于‘鸡声、月’的风尘感;有的读者有野舍住宿的经历,他就会倾向于‘茅舍、板桥’的朴素艰辛;有的读者拥有秋天早起赶路的经历,他就会倾向于‘月、人迹、霜’的孤独冷冽之感。

这些物象都是具体存在的实景,当它们工整地排列在一起时,不同阅历的人会自动选择情感的倾向,从而自动脑补各种曾经的艰辛阅历,与诗人产生共鸣。

这就是语言的外在形式对读者产生的内在吸引力。

列锦法借用了道家‘有无相生’的哲学理论,给诗人和读者留下充分的想象空间,扩充了诗词的时间感和空间感,提升了诗词的内涵和意境。

道家‘有无相生’的理论在古代文学中占据了相当的比例。

比如韩愈的“草色遥看近却无”,远看草色稀微,走近却一无所有。作者把这种‘不经意间得到、有意间又失去’的感官和思维认知融合在一起,有无对立又相互转化,揭示了物质运动和时间的关系,发人幽思。

马致远的“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就具有这样的哲学意义,所以让人感到意境的悠远。

在这三句中,作者使用了三组九个名词词组,也即九个物象。而且,每一组的物象都是相关关联的,组和组之间在表面上虽然不关联,但在‘断肠人在天涯’这个主旨下,又被统一起来。

首句的‘枯藤、老树、昏鸦’,这三个物象给人凄凉悲苦之感;‘小桥、流水、人家’则与前面三个物象相对立,传递给读者温馨安全的感觉;而‘古道、西风、瘦马’又与第二句相对立,呈现出作者孤独无奈的心境。通过三组九象的对立,就转化出了作者‘思乡、悲秋’的愁绪。

虽然在这首诗里,作者没有体现任何与思乡有关的词汇,但通过物象之间的相互转化,参考出发前、出发后这个隐藏的时间轴线,物象就产生了运动,从‘小桥、流水、人家’运动到‘枯藤、老树、昏鸦、古道、西风、瘦马’,从而让读者陷入深沉的思考中,意味悠长。

这就是‘列锦法’的艺术魅力,在有意排列各种相关物象的过程中,让人参考看不到但却能感受到的时间、空间,主动思考,自行补充诗人的言外之意,从而达到引人入胜的目的。

结束语

作为近年来才被发现的‘列锦法’,虽然在古诗词创作中已应用了几千年,但还是比不上电影行业里‘蒙太奇’的名气。因为,‘蒙太奇’不仅可以使用名词和名词词组,甚至还可以使用具有静态性质的动词词组。

比如辛弃疾的“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黄景仁的“仗剑天涯明月夜,横箫孤影一襟风。”其中的‘惊鹊、鸣蝉、仗剑、横箫’都使用了‘化动为静’的修辞手法,可以直接转化为被定格的静态之象,组成一个个静态的镜头

但是,作为受益者和继承者,我们不仅要尊重谭先生定义并命名的‘列锦法’,还应在他的基础上继续创新、提高,让古诗词在新时代焕发出更强大的生命力,以造福后来人。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为诗词大道不孤,西山诗词客与你同行!

健康科普医生

2021/4/14 4:16:44

相关问题
热门推荐